中国释放对外开放强信号 企业界无需过度担忧中美贸易摩擦
“突然间,你感觉到世界发生了变化,过去我们所深信的自由贸易,深信的全球化、经济一体化,突然间都发生了变化。”9月16日,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在演讲中如是感慨。

这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声。全球贸易摩擦加剧,为世界经济前景带来很大不确定性,去年较普遍的乐观情绪在2018年被改写。

中、美作为全球经济体量前两位的国家,两国间贸易摩擦走向为外界高度关注。9月16日-17日在北京举行的主题为“中国:改革新征程 开放新境界”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,各方普遍认为中美贸易战不符合中美双方利益,也不利于世界经济复苏。虽美国政策存在较大不确定性,但中国无需过度担忧。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的信号,赢得了跨国公司等普遍欢迎。

美国政策存不确定性

“我想给中国朋友一个警告,也就是美国对中国的担忧不仅只局限于特朗普政府。假设‘中美关系在中期选举,或者是2020年总统大选之后回到过去’是不太现实的。”9月16日,联博基金理事会主席、博然思维地缘政治委员会高级理事、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在演讲中表示。

美国特朗普政府通过加征关税、高筑贸易壁垒等手段,挥舞美国优先大旗,奉行单边主义,对多年来以WTO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造成很大冲击,也危害到世界经济复苏。

美国已经先后对中国进口货值340亿美元和160亿美元的产品增加关税,中国做出对等反制。这给双边贸易往来蒙上阴影,虽然从统计局数据来看,中美贸易摩擦尚未对中国出口造成影响,8月最新数据显示,中国对美国出口增速还略有回升。

美国前财长罗伯特·鲁宾在午餐会上表示,这个世纪大多数情况下,美国政治是失灵的,过程很耗时也很混乱,党派做得并不好。政治失灵的原因很复杂,很多美国人在过去十年经济增长中并没有获益,很多人还遇到收入减少,或者干脆失业了,这形成了被经济社会抛弃的错位感,他们对美国政府失去信心。这导致他们支持民粹主义、民族主义,支持象征性的政策,比如关税政策,这并不能有效解决他们的问题,使得状况越来越糟糕。

“美国有些人热烈地支持贸易战。毋庸置疑,这绝对是有害无益的,对双方都是这样。遗憾的是,关税对于政治家非常有吸引力,可以吸引那些不太熟悉经济政策的选民。”罗伯特·鲁宾表示。

佐利克表示,中美双方不应该互相威胁、让摩擦升级,应该避免对抗,寻找双方的共同点。过去40年中美之间的合作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益处,双方应该互相尊重。考虑到美国政府现在遇到的困难,没有办法得出一致性政策,佐利克呼吁美国商界超越自身担忧来支持中美关系的发展,与中国一起合作,来解决中美之间的问题。

“你的子弹也是我的子弹”

特朗普认为,亚洲国家一直在占美国的便宜,带来亚洲国家良好的经济表现,现在要采取行动,不让亚洲国家占便宜。

但贸易是个双向互惠的过程。罗伯特·鲁宾指出,贸易带来比较优势,带来全球性的竞争,带来市场、资本、专业知识,可以提高生产力。贸易和投资对两国关系非常重要,对美国经济长期的展望非常重要。

中国对美国长期的贸易顺差,是中国“占便宜”的证据吗?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、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指出,美国巨大的贸易逆差主要是因为美国储蓄率低,是美国自己的政策造成的,这个逆差不来自于中国,就来自于其他国家。

宁高宁也认同这点,并以贸易纠纷中的主要产品——大豆举例。如果中国减少对美国大豆进口,中国可从巴西进口更多大豆。相应地,巴西向欧洲少出口些大豆,美国可以把更多大豆出口到欧洲。宁高宁直言,贸易和投资是一个循环,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,并不能改善美国贸易平衡。即使不从中国买,还得从其他国家买,美国不可能因此创造贸易盈余,除非美国停止与世界贸易。

楼继伟认为,美国打贸易战来遏制中国经济提升的做法,难以奏效。首先,中国是一个13.9亿人口的大国,国内需求强劲,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重只有1.4%,已经有力地转为以内需驱动为主。再者,美国对中国产品加征高额关税,在打击中国的同时也会深深地影响美国经济——美国企业界的不满,以及美国额外2000亿美元关税措施清单征求意见后尚未出台,都是例证。

“你的子弹也是我的子弹。”楼继伟表示,美国想施压中国,中国有足够的反击策略。除了继续对来自美国的进口商品采取关税措施外,还可以选择美国制造业供应链上对中国有巨大依赖的零部件、中间材料和设备采取对美国出口限制的措施。

楼继伟直言,我们不愿意打贸易战,只有知道打仗的痛苦才会止战、认真谈判。中国的企业界和民众不必惊慌,不是我们必输,止战谈判会有双赢的局面,主动权也不只在美国方面。

进一步改革开放

企业界多期待中美解决贸易争端,希望多边贸易、自由贸易体系继续下去。

“空客和各国都是开放与自由贸易的受益者。航空业是一个国际化的行业,无论在欧美、日本,还是中国的产业链布局都是一个整体,任何环节出现问题,都会影响整个链条,其中的参与者是互惠共赢的关系,没有人能从贸易争端中受益。”9月16日,空中客车全球执委会委员、中国公司首席执行官徐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
航空业需要相对稳定的供应链关系,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无疑带来隐忧。“飞机制造商选择一个合格的供应商,进行认证、培训,保证产品合格,这些前期成本很高。航空业作为脑力、设备、资本密集型行业,产品的质量保证、按时交付、创新能力尤为关键,一旦确认会形成相对稳定的长期供应关系。”徐岗指出。

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表示,美国去工业化从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,到如今有40多年了,美国要恢复制造业大国的身份,需要把相关政策、法律法规等动员回到70年代的水平,否则制造业大国也难以实现。

“投资工厂的老板没有了,工人没有了,管理干部没有了。我在那边搞了23年的工厂,现在雇不到人。”曹德旺直言,“中美双方还是要坐下来实实在在地谈判。”

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教授鲍泰利在演讲中表示,面对贸易摩擦,中国不用过于担心。当然,中国应该采取措施来保护自己,更重要的是坚持改革。因为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,中国应该更多地强调着眼于长远,不断完善国内经济,进一步扩大开放,减少贸易壁垒,这方面无论怎样强调都是不为过的。

中国政府明确表示要继续扩大改革开放,年内下调了多批商品进口关税,并出台鼓励外商投资等政策。

“面临未来的不确定性,中国政府向全球产业界发出了非常重要的信号,中国将进一步地改革开放。宝马集团将与中国的政治、经济合作伙伴携手,进一步实现中国汽车业的发展,创造就业机会,为这个国家的繁荣做出贡献。我们深信,我们可以共同见证创造中国繁荣的未来、世界繁荣的未来。”9月16日,宝马集团大中华区总裁Jochen Goller在研讨会上演讲表示。

徐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空客在中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资源,也倾注了大量精力。中国无疑是世界上最重要以及发展潜力巨大的航空市场之一,不仅如此,中国在很多领域,比如人工智能、大数据等创新领域都展现了很强的实力。空客将一如既往地、积极地与中方伙伴寻求更多更广的合作机会。